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旅游交流

运营十年的“水上高速”成历史 大榭—普陀山快艇25日起停运


发布日期:2014-08-29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运营十年的“水上高速”成历史 大榭—普陀山快艇25日起停运

大榭—普陀山快艇25日起停运
【 来源: 舟山市旅游委员会 | 发布日期:2013-10-22 | 共浏览7292次 】

    运营十年的“水上高速”成历史
  客渡业的衰落折射出岛城陆上交通的巨变
  本周五,宁波大榭—普陀山的快艇将停止运营,这条运营了10年、曾是宁波来往普陀山最快通道的航线正式退出历史舞台。“选在这个日期,就是等着农历九月十九的普陀山香会,让它最后为乘客服务一次,当作‘告别’吧。”昨天,舟山海星轮船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刚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  它曾是前往普陀山的重要通道
  朱刚华告诉记者,宁波到普陀山一直是有营运航线的,但原本都是常规客轮,单程需航行五六个小时。
  2003年,宁波港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中信港口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2000万元,组建了宁波大榭水上客运经营有限公司,主要经营宁波大榭—普陀山高速客轮航线。“这是当时宁波来往普陀山唯一的高速客轮航线。从宁波市区老外滩的宁波轮船码头出发,经大榭客运站到普陀山,全程只需2个多小时。”朱刚华说,这条航线一度成为宁波和外地游客前往普陀山的重要通道,高速客轮客位从66个到500个不等,其豪华、舒适的乘坐环境也深得游客赞许。
  客流一度占了普陀山总客流的六分之一
  这条被誉为“水上高速公路”的航线,2003年刚投入运营时,年旅客吞吐量就有56万人次,2008年达到顶峰,突破100万人次,成为当时全国港口旅客吞吐量增幅最快的航线之一,也一度占普陀山进出总客流的六分之一。
  那时的场面有多火爆?船长顾生勤说得很形象:“一天要开8班船,刚靠码头就得往回赶。”
  已经62岁的顾生勤,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掌舵宁波至普陀山常规客轮,后又开起了快艇,称得上是大榭—普陀山航线的第一代船长。“特别是旅游旺季、节假日、周末的时候,人多得‘造反’一样。船一靠码头,下完客,我们就要打扫卫生,一打扫好马上又要开船,真是一分钟休息也没有的。”顾生勤说。
  跨海大桥开通,航线客流“大跳水”
  这样的场面一直持续到2009年12月。舟山跨海大桥开通后,“水上高速”抵挡不了陆地高速公路带来的巨大冲击。  舟山海星轮船有限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,舟山跨海大桥开通后,大榭—普陀山航线客流逐年萎缩。2008年、2009年的旅客年疏运量都达到了100余万人次,到2010年骤减至30多万人次,此后每年客流均以20%—30%的比例递减。“最辉煌的时候,这条航线共有14艘高速客轮,由6家航运企业共同经营,其中三家为舟山企业。从2010年开始,这些企业陆续退出,航班减少,到现在只剩2家公司6艘船了。”朱刚华说。
  面对客流“严重缩水”,营运企业选择了“抱团取暖”和降低票价的方式,从原先83元一张的散客票价,降至73元,甚至20人以上的团队,每张船票价格还能再下降10—15元。
  然而,种种举措依然无法挽回旅客的心。
  水上客运航线,必须加快转型
  游客们“用脚投票”,以致宁波大榭—普陀山航线呈连年亏损,经营陷入困境。今年3月,宁波大榭水上客运经营有限公司与舟山海星轮船有限公司作出决定,该航线将于10月停运。
  听闻这个消息,顾生勤一时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。“开船开了那么多年,总归有感情的,蛮不舍得。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客源不足、竞争不过就只能被淘汰。”顾生勤说,每一座大桥的建成,对轮渡行业都是一次重击。
  朱刚华认为,这或许不是一件坏事,因为一条已不适应市场需求,缺乏时间、经济等竞争优势的航线,对市场而言就像个鸡肋,于企业则是个负担,最终都逃不过被弃的命运。
  据了解,宁波大榭—普陀山航线停运后,其营运快艇和工作人员都将被分流,充实到沈普线、朱普线及其他新辟航线中去。

信息来源:舟山晚报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